主要医治大夫曝何加男最后岁月腹围胀至88毫米

主治医生曝梅艳芳最后岁月腹围胀至88厘米 未知 2008-04-18 08:02:59来源:

主要医治大夫曝何加男最后岁月腹围胀至88毫米。阿梅向家人隐瞒重病

梅妈败诉“梅艳芳遗产案” azuo 2008-06-17 08:03:58来源:

梅艳芳遗产争夺案日前在香港高院续审,阿梅主诊医生张文龙作供的同时,也披露了梅艳芳人生中最后的岁月。

张文龙说,其实在阿梅当年11月底入院前,他已多次夜半被召到阿梅的住所应诊。张表示,阿梅直截了当指示他,不要为她患病之事找其家人。每次上门诊疗,阿梅都会多
多少少向他谈及私人生活。阿梅知道自己患病后,张曾建议她预立遗嘱照顾母亲,当时阿梅表示会作适当安排。张还称,阿梅直至病情恶化需要插喉前,都爱与人聊天交际,也喜欢朋友来探望;如果不太累的话,阿梅也会看报纸杂志和电视。张医生称,在阿梅签遗嘱和信托契当日,汇丰信托的刘太向阿梅讲解了约45分钟,张观察,阿梅精神状态无问题,张还透露阿梅入院前已有肝脏不适。
腹围58cm胀至88cm
阿梅当年11月底入院时,记录中“入院原因/申诉”一栏是填的腹痛和排血粪,当时其腹围是58cm,但到签遗嘱当日,腹围已胀至近88cm。梅妈覃美金的代理律师盘问张时,质疑他和医生团成员低估了肝病对阿梅的影响。张承认在阿梅签遗嘱翌日,发现她说话含糊,诊断她可能有因肝功能下降,导致血内毒素升高影响脑部的“肝性脑病”的初期症状,但在此之后,说话问题也没再出现。梅妈律师提及阿梅在签字前一日服用的安定药及止痛剂,也可能影响她签字时状态。
但张文龙认为,虽令她疲乏,但不会影响她的认知能力。 链接 亿元遗产
成立信托基金

梅艳芳2003年12月30日因患宫颈癌逝世。在去世前27天,梅艳芳因担心母亲覃美金会将遗产瞬即花光,于是订立遗嘱,将自己的两处物业赠予好友刘培基,同时成立信托基金管理自己的遗产,而不是将遗产交给母亲处理。但梅艳芳每月向母亲提供7万元生活费,并供她二哥的两个女儿、姐姐的两个儿子读书至大学毕业。同时,遗嘱表示,母亲去世后,所有款项给予妙境佛学会。
据相关人士透露,梅艳芳逝世时留下了大约价值3000万元至3500万元的遗产,其中包括香港、伦敦、东京等多处物业及部分现金。但由于近年香港房价的上涨,梅艳芳的遗产至今年被认定已“升值”到近一亿元。
梅艳芳的做法引起了其母覃美金的怀疑。2004年,覃美金向法院起诉,要求裁定该遗嘱无效。

遗产争夺历时5年被判每月仅得7万养老费梅妈不服要上诉

梅艳芳

长达5年的已故香港艺人梅艳芳1亿元遗产争夺案裁决结果已出。

阿梅向家人隐瞒重病

据香港媒体报道,6月16日,法庭判梅妈覃美金败诉,梅艳芳遗嘱有效。梅妈未能如愿获得女儿的亿元遗产,仅仅是得到了每个月7万元的生活费。

张文龙说,其实在阿梅当年11月底入院前,他已多次夜半被召到阿梅的住所应诊。张表示,阿梅直截了当指示他,不要为她患病之事找其家人。每次上门诊疗,阿梅都会多多少少向他谈及私人生活。阿梅知道自己患病后,张曾建议她预立遗嘱照顾母亲,当时阿梅表示会作适当安排。张还称,阿梅直至病情恶化需要插喉前,都爱与人聊天交际,也喜欢朋友来探望;如果不太累的话,阿梅也会看报纸杂志和电视。张医生称,在阿梅签遗嘱和信托契当日,汇丰信托的刘太向阿梅讲解了约45分钟,张观察,阿梅精神状态无问题,张还透露阿梅入院前已有肝脏不适。

对此,梅妈表示,她就算上诉至终审法院,也会继续提出上诉。

腹围58cm胀至88cm

梅妈每月仅得7万养老费

阿梅当年11月底入院时,记录中入院原因/申诉一栏是填的腹痛和排血粪,当时其腹围是58cm,但到签遗嘱当日,腹围已胀至近88cm。梅妈覃美金的代理律师盘问张时,质疑他和医生团成员低估了肝病对阿梅的影响。张承认在阿梅签遗嘱翌日,发现她说话含糊,诊断她可能有因肝功能下降,导致血内毒素升高影响脑部的肝性脑病的初期症状,但在此之后,说话问题也没再出现。梅妈律师提及阿梅在签字前一日服用的安定药及止痛剂,也可能影响她签字时状态。

6月16日,原告人梅妈覃美金由梅艳芳哥哥梅启明陪同,到香港高等法院领取书面判决书。争产案中的三个被告,包括汇丰国际信托有限公司、妙境佛学会及梅艳芳生前好友刘培基,都是派代表前往法院。法院判原告人梅妈覃美金败诉,指梅艳芳2003年订立的遗嘱有效。

但张文龙认为,虽令她疲乏,但不会影响她的认知能力。

梅艳芳于2003年12月因子宫颈癌去世,其遗产包括在香港、伦敦及东京的多个物业,去世时约值3500万元,现已升值超过1亿元。梅艳芳去世前立下遗嘱,声称怕母亲太爱花钱,所以每月只给母亲7万元的生活费至其终老,其余分给姨甥、侄儿作教育基金,将物业送赠好友刘培基等。梅妈死后,遗产会捐给妙境佛学会。

链接

不过,梅妈一直坚称,梅艳芳是在神志不清的状态下签订的遗嘱,法庭应判遗嘱无效,希望独得亿元遗产。而被告一方,即汇丰国际信托有限公司、妙境佛学会及刘培基则指出,虽然梅艳芳当时正服抗抑郁药,但神志清醒。

You may also like...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